羽風歿珞

【泉嵐】要是忘記你了怎麼辦?-2

泉泉生日我在產這篇(#
學校運動會太無聊繼續產(#
每次想產文都產好久(去反省


「我絕對不會讓你忘記我的。」
如果真是如此就好了。

一星期後正在拍攝雜誌封面的泉接到電話,
鳴上嵐在參加節目前往攝影棚的途中出車禍了,要他結束工作後儘快趕到醫院。
周圍瞬間被低氣壓籠罩,就連離泉最遠的工作人員都感受到了這股不對勁的氣息。
“鳴くん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因為這個消息,原本還需要兩小時的拍攝被泉壓縮到一小時完成。
結束工作的泉換好衣服後就拿起包包,上了車後從包裡拿出車鑰匙-----上面掛著當初蜜月旅行時嵐夾的吊飾。

他記得那天的嵐笑得很開心。
他記得嵐送這個吊飾給他的原因。
「啊啦啊啦、這個好像泉ちゃん呢~好可愛♪」
「哈啊?哪裡像了?」
「這個就給泉ちゃん啦♪一定要好好留著呦?」
「是是是……那鳴くん你可以不要再賴在我身上了嗎?」

到了急診室的泉向護士問了嵐在哪裡後便走向不遠處的手術室,
上頭的燈還亮著。
泉坐在一旁冰冷的椅子上,幾近崩潰的望著上頭寫著“手術中”的燈許久,回過神來才感覺到臉上那哭過的痕跡。
那是他第一次為了一個人哭、第一次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第一次體會到無助的感覺。

他沒辦法確定整天黏在自己身上的鳴くん會不會醒來,笑著跟自己說「啊啦啊啦、人家沒事的呦,人家現在不就在泉ちゃん面前嗎♪」

他沒辦法確定深夜回家時會不會有人抱著一顆枕頭在沙發上睡著完全不怕著涼,只為了等晚歸的他。

這次就當我拜託你了,鳴くん。
一定要回來啊。

不知過了多久,泉被一聲「請問鳴上嵐的家屬在嗎-----」吵醒。
不像過去一樣在被吵醒時碎唸幾句,泉站了起來,平淡的說了一句「這裡」,臉上看不出一絲焦慮,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不過那雙暗淡無光的眼睛卻出賣了泉。

「病患目前的狀況……」醫生不疾不徐地向泉講解著嵐的情況,而泉只是兩眼無神地頻頻點頭。
看似了解了一切,事實上只聽見兩句話-------
「頭部受到撞擊,很有可能會失憶。」
「鳴上先生現在在恢復室,很快就會醒來,瀨名先生先去病房等著吧?」

泉向醫生問了病房的位置後便往目的地走去。
在泉到達病房外時,看見嵐所在的那張病床被護士緩緩地推向自己這一邊,而後進入病房。
明明是自己的愛人,泉還是在外頭踱步許久才進去。

泉坐在對方床邊的椅子上,一手輕輕覆上嵐的,準備開口時被嵐搶先了。
「那個……我們認識嗎?」

【共同點】BE版

已婚設定注意*
*畢業後注意*

上半部我是用複製的請大家見諒Orz
自習課寫到一半老師從後面走過去(害怕.jpg
寫到最後不知道在寫什麼(#

兩人不約而同地晚歸了。
當泉站在門口尋找包包裡的鑰匙時,後方的燈光被一個人影擋住,光線本來就沒有很明亮,這一擋更是讓泉看不清包包內的東西。
正當泉準備開口時,那人伸出拿著鑰匙的手打開眼前的門。
「鳴くん?」若是平常,嵐都會直接從背後抱住泉、然後不斷地和泉撒嬌,

但他一句話都沒說。

「嗯?」嵐只給泉一個單音節的回應,望著泉的雙眼沒有以往的光芒。
「……沒事,你早點休息吧,看你累了。」與平常的差距令泉愣了一下,甚至讓泉有些懷疑眼前的人不是鳴上嵐。
“應該只是累了吧……他今天行程可不少”泉這樣想著。
嵐只是應了一聲便走進屋裡,放好包包後就逕自走進房間,沒再理會泉。

直到泉準備起身關燈前,嵐才開口:
「吶、泉ちゃん,我們……好相似啊。」嵐並沒有看著泉,只是望著左手無名指上因為燈光而閃閃發亮的戒指。
「鳴くん?我說過了吧,說話不是該看著對方嗎?」泉回頭望向嵐,只見對方低著頭,瀏海恰巧遮住嵐好看的側臉,讓泉看不見他的表情。

嵐並沒有理會泉,只是逕自地說下去:
「我們同樣是knights的一員、同樣是模特兒、同樣曾經是夢之咲的學生、也同樣曾經……在某個人後面窮追不捨。」

同樣都是傷痕累累的人啊。
或許在某些人眼裡會認為兩人在一起只是為了互相舔舐傷口,時機到了就會各奔東西、分道揚鑣。
但嵐並不認為維繫兩人的是過往的傷口、短暫的在一起,維繫兩人的應該是純粹的愛情、一輩子的在一起。

但這只是嵐單方面的想法罷了。
那泉ちゃん呢?泉ちゃん是怎麼看待這段感情的?
應該跟人家一樣,對吧?
--------------
在嵐說完後,房間內猶如時間被凍結,泉呆愣在原地,而嵐依舊維持同樣的動作。
一點聲音也沒有。

一陣子過後泉才回過神來關了燈,回到床上。
這一夜,泉沒有像往常一樣摟著嵐,而且還背對他。
“果然嗎……”嵐看著泉身上的睡衣,種種回憶在腦海浮現。

他還記得睡衣是自己背著他偷偷買的。
他還記得那天給泉的理由是“因為顏色看起來很適合泉ちゃん所以買的”。
他還記得那天泉看見睡衣上的花紋時的表情。
他還記得那天是怎麼回答泉的。
「沒辦法嘛……泉ちゃん真的太不可愛了,人家想說找可愛一點的睡衣或許會讓泉ちゃん可愛一點嘛~」
「泉ちゃん就穿著睡覺嘛~人家今天也,會,穿,呦♪」
泉雖然嘴上說著嫌棄的話,但嵐還是在對方洗澡前看見對方拿著自己給他買的那件睡衣走進浴室。
從浴室出來時不只嘴上在嫌棄,就連那價值一億的臉也加入了嫌棄的行列,不過泉完全沒有脫下身上的睡衣。
他還記得隔天醒來看見對方身上的衣服依舊是昨晚那件睡衣時有多開心。

現在想想真是可笑啊。嵐苦笑著。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這個結局……人家或許還會喜歡上你吧,泉ちゃん。”人家是真的很愛你啊。

他翻過身背對泉,雙人床中間如同隔了一面無形的牆,兩邊的人近在咫尺,卻毫無交集。
嵐盯著眼前那裝滿兩人衣物的櫃子,數著兩人幫對方買了多少件衣服,想著對方穿上時的樣子。
他不知道自己數了多久,只知道回過神來天已經亮了。
“幸好今天放假吶……”嵐揉揉眼睛,下床從儲藏室著一個行李箱回到房間。
那是他搬進來時用的行李箱。
以為下次再用到你是去旅遊的時候呢。嵐想,可是一切都只是期望罷了,不可能的。
嵐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完所有自己的東西並換好衣服,離開這間充滿兩人回憶的屋子前還在冰箱上留了字條。

再見了,泉ちゃん。
不,或許是不會再見了。
-----------------------------
泉呆呆地站在冰箱前。
醒來時床的另一邊早已剩下一片冰涼。
床頭櫃上那人的戒指因為陽光而閃閃發亮。
泉並不意外,嵐最近行程滿檔,早出晚歸早已如同家常便飯般,不足為奇。
工作沒辦法戴戒指,所以戒指除了主人放假以外都會待在同個地方。
直到他來到冰箱前,看見那張字條。
“TO:泉ちゃん
人家知道你還喜歡著他呦
放心吧,人家沒生氣吶,泉ちゃん開心的話人家也會開心的。
再見了。                              鳴上嵐”

泉沒辦法反駁對方的想法。
他說不出話。
「真是的……」他走到書架前,從兩本相簿中間拿出一張白色的卡片。
那是遊木真的喜帖。
泉知道他是看在泉是自己前輩的份上才寄的。
但時間早就過了。
「鳴くん你……真是笨啊。」泉輕輕地將喜帖放回去夾縫中。

兩人在那之後約了見面,將該做的手續一次做完。
分開前嵐將鑰匙遞給泉。

放你自由,或許是好事吧。
祝你幸福,泉ちゃん/鳴くん。

泉嵐《共同點》

*泉嵐注意*
*已婚設定注意*
*畢業後注意*
微R15(不確定






兩人不約而同地晚歸了。
當泉站在門口尋找包包裡的鑰匙時,後方的燈光被一個人影擋住,光線本來就沒有很明亮,這一擋更是讓泉看不清包包內的東西。
正當泉準備開口時,那人伸出拿著鑰匙的手打開眼前的門。
「鳴くん?」若是平常,嵐都會直接從背後抱住泉、然後不斷地和泉撒嬌,

但他一句話都沒說。

「嗯?」嵐只給泉一個單音節的回應,望著泉的雙眼沒有以往的光芒。
「……沒事,你早點休息吧,看你累了。」與平常的差距令泉愣了一下,甚至讓泉有些懷疑眼前的人不是鳴上嵐。
“應該只是累了吧……他今天行程可不少”泉這樣想著。
嵐只是應了一聲便走進屋裡,放好包包後就逕自走進房間,沒再理會泉。

直到泉準備起身關燈前,嵐才開口:
「吶、泉ちゃん,我們……好相似啊。」嵐並沒有看著泉,只是望著左手無名指上因為燈光而閃閃發亮的戒指。
「鳴くん?我說過了吧,說話不是該看著對方嗎?」泉回頭望向嵐,只見對方低著頭,瀏海恰巧遮住嵐好看的側臉,讓泉看不見他的表情。

嵐並沒有理會泉,只是逕自地說下去:
「我們同樣是knights的一員、同樣是模特兒、同樣曾經是夢之咲的學生、也同樣曾經……在某個人後面窮追不捨。」

同樣都是傷痕累累的人啊。
或許在某些人眼裡會認為兩人在一起只是為了互相舔舐傷口,時機到了就會各奔東西、分道揚鑣。
但嵐並不認為維繫兩人的是過往的傷口、短暫的在一起,維繫兩人的應該是純粹的愛情、一輩子的在一起。

但這只是嵐單方面的想法罷了。
那泉ちゃん呢?泉ちゃん是怎麼看待這段感情的?
應該跟人家一樣,對吧?
--------------
在嵐說完後,房間內猶如時間被凍結,泉呆愣在原地,而嵐依舊維持同樣的動作。
一點聲音也沒有。

一陣子過後泉才回過神來關了燈,回到床上伸手攔過那人的腰。
而床上的嵐見到對方只是關燈而沒有說話時便翻了身背對對方。
「鳴くん,聽清楚我待會說的話。」我知道你在生氣。
嵐沒有回應,也沒有掙脫出對方的懷裡。
就聽聽看吧,泉ちゃん的想法。

「我愛你,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只愛你一個。」
鳴くん真是個笨蛋啊,想那麼多做什麼?

「這個地方,只能戴我給你的戒指。」
泉拉過嵐的左手,將對方手指上的戒指取下,輕輕地揉了揉那個戒指該在的地方,再幫對方戴上戒指。

那人哭了。
突然的抽泣讓泉嚇了一跳,但一想到那人的哭點本來就很低頓時覺得沒有那麼意外了。
最後他是在泉的懷裡哭到睡著的。
「鳴くん晚安,今天辛苦你了。」泉輕輕地吻了對方額頭後閉上眼睛。

不出泉所料,隔天的嵐馬上就開始抱怨自己眼睛怎麼那麼腫、這樣要怎麼蓋掉啦嘩啦嘩啦地說了一堆。
「鳴くん你吵死了。」被吵醒的泉不耐煩的坐起身,抓了抓頭頂那有點凌亂的灰髮。
「你忘記今天放假嗎?化妝幹嘛?鳴くん皮膚也不差,素顏就好了吧?化了妝不是更突兀嗎?」

「唔……似乎也是呢……」嵐放下了手上的瓶子,撲到還坐在床上的泉「那麼泉ちゃん今天要做什麼呢?」
原本還在期待泉帶自己去哪裡逛逛的嵐聽到對方的回答後頓時露出失望的神情。

「欸你、……不要突然撲上來啊!」即使兩人已結婚多年,泉依舊無法好好地應付對方的“攻擊”,總是要花好大一番力氣才能穩住身子。
「當然是在家,」泉吻了吻對方的唇,雙手不安分地伸入對方睡衣下擺輕撫對方的腰,在對方耳邊說道:「做可以讓你願意好好休息的事。」

-----------------------
ya又是我(你誰
把好久之前的腦洞拿來用了,原本還在猶豫要HE還是BE(#
可能之後會寫個BE的版本(?
不過改變的只有接近尾聲的地方,不然我的腦袋又要罷工了Orz
謝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要是忘記你了怎麼辦?-1

*渣文筆注意*
*同居設定注意*

「吶、泉ちゃん,如果人家有一天不記得你了怎麼辦?」
好不容易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疲憊不堪的兩人在沐浴後躺在床上。
「哈啊?!你在說什麼傻話?鳴くん你腦袋是撞到還是發燒燒壞了?」

前陣子某個金髮紫瞳的美男子生重病發燒,那個過去成天遊君遊君地喊的瀨名泉包下了所有照顧鳴上嵐的工作。
嘴巴上說是為了團體,要對方早點好起來,實際上卻不是這個樣子。
早晨到對方家幫他打理三餐、整理環境、陪他聊天、看雜誌,直到深夜對方睡著了才離開。

瀨名泉知道當病人一個人在家沒人可以說話很悶,但偶爾總是會懷疑自己腦子是不是撞到了。
三餐他包了、打掃他包了、洗衣曬衣他包了、照料病人他也包了。
我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要把工作全部扛下來?!

除了那一天--------------

兩人邊看電視邊談天,聊到一半鳴上嵐突然不回話了,頭靠在瀨名泉的肩膀上。
與其說是靠著,還不如說是用撞的。
對方身材比自己還高挑,瀨名泉差點就要讓對方趴在自己身上了。
瀨名泉突然慶幸自己有撐住,不然誰知道這一趴會是幾個小時?

礙於身高,瀨名泉只能半扶半拖地把對方帶進房間,動作輕柔地將對方放到床上並為對方蓋上被子。

瀨名泉在收拾完客廳之後回到了房間。
「喂、快點好起來啊」瀨名泉半跪在床邊,一手輕拂對方的頭,這一幕恰巧被剛好醒來的鳴上嵐看到了。
「人家會努力好起來啦…謝謝泉醬…♪」嵐伸手握住對方放在自己頭上的手,而泉倒是被這幕嚇到魂都飛了。

他到底什麼時候醒來的?!
當泉回過神的時候嵐早已沉沉睡去,睡著歸睡著,手握得可緊了,由於不想吵醒對方,泉只好維持同樣的姿勢待在房間內,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姆……?哇啊啊啊!!泉ちゃん你怎麼會在這裡?!」剛睜眼就被眼前的地方嚇了一大跳的嵐二話不說抓起枕頭就往對方臉上砸。

嵐冷靜下來後,突然想到一件事----------

他砸的,可是前輩那價值一個億的臉啊?!

完了完了,這樣子不被丟下天台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俗話說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可是他現在完全跑不掉啊!

被對方的尖叫吵醒的泉才剛睜眼就受到對方的枕頭攻擊。被砸到身體就算了,但今天鳴上嵐不偏不倚剛好砸到泉最驕傲的臉。

「鳴くん……!!!!」泉抓起地上的枕頭就往對方身上丟,兩人就這樣打鬧了起來,最後是嵐以累了想休息為由才停止這場戰爭。
--------------------------------
「泉ちゃん?泉ちゃん?」看到對方放空的樣子讓嵐有些擔心,伸手在對方眼前揮了揮。
「嗯?鳴くん怎麼了?」泉輕輕地抓住對方的手,眼底盡是寵溺。
「人家只是在想,如果人家真的忘記泉ちゃん了怎麼辦?」這個問題讓嵐困擾了許久,加上兩人工作又十分忙碌,鮮少有時間能像現在一樣好好聊天,嵐決定趁這個機會問清楚。
「傻瓜。」泉輕輕地抬起對方的下頷,溫柔地吻上對方的唇。一陣纏綿後,泉在對方耳邊低語:
「我絕對不會讓你忘記我的。」

【廢話幾句】
大家好這邊是歿珞/
前幾天才下載還有點不知道這要怎麼用(抹臉
總之就請大家多多指教啦///